海安零距离

查看: 1201|回复: 0

[曝光台] 海安执法局,你为何保护违法者,气死守法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7 22: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程肃,被执行人,户口不在这里,这里只是他丈人的祖屋,他丈人应该在99年之前去世,99年从新分田,他家的田就从新分出去,只留了屋前后2米的地,那年,我的户口也在家,所以也有我的地,后来又有土地政策,确定土地政策30年不变,有地就有土地证。他家祖屋门口的地都分给我家,土地证有记录的。
    他老丈人在世时,两家关系还算不错,冬天天冷,我还经常睡过去帮忙暖脚。老人过世后,他那祖屋因久没人住,巳经破败不堪,本来按规定是不可以重建的,当时我爸在村里帮忙做事,还是我爸帮忙找关系重建的,包括建新房,我爸帮忙忙前忙后,一开始只说建屋放祖宗牌位的,后来自己住进来了,因前后没地,就说他祖屋门口的地是他家的,至少一半给他,我爸不同意,就不断找矛盾,关系逐渐紧张,后发展为吵架。他那种吵架手里拿着盆,一边敲一边骂,什么难听的东西都能骂出来,当时我老婆怀孕在家休息,他就这样骂到深夜,我平时工作在外地,很少在家,有次我刚好在家,实在忍不住,打了一下他,那期间打110就十几次,我家土地证也让他看了,他就不承认,在我家地里打除草剂,引起农作物枯萎。有一次傍晚,见我妈在移栽油菜秧,就对我妈说:“再认它长几个小时,明天全部拔掉!” 果然,第二天早上油菜秧全被他抜了。我爸打过110,也解决不了,发现没人能阻止他的违法行为,他就把家门前水泥场地向前延伸。
      我家的承包地被侵占,庄稼被破坏。我爸向法院起诉,我家胜诉,但他依旧胡搅蛮缠。
      他扬言他家在南京有高官,无论到哪儿告状都没用。他可能不是吹嘘。2016年03月16日我爸向海安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7年1月20日我爸向南通中院投诉。2018年1月2日,我爸向南通中院院长室寄去投诉信。2018年6月在切实解决执行难信息网的投诉上投诉。2016年3月~2020年12月,我爸只要有空,每周三都要去法院,但海安法院执行法官刘兴海敷衍塞责,推诿扯皮,到现在都没解决,我爸说法院的人怎么像骗子,我安慰他,有理走遍天下,在全国扫黑的新形势下,执法者不可能一手遮天。由于执行局对他违法行为的纵容,他在强占的土地上修水泥小道,搭建小棚,最后索性做了不绣钢围拦,把所有的地圈起来。
     我劝我爸,只重过程,法院可能不像央视新闻里讲的那样公正无私,公平可能因人而异。咱们只不过是小老百姓,结果不要太在乎,这年头秉公执法的法官不多,但一定有,我们只要等,说不定哪一天能碰上。这几年他家在我家地上干什么我们也没管,只要不吵就行。后来2020年,有次我爸去法院被告知案件巳经中止执行,原来扣后面人家的钱也已经返还了,我爸失望极了,跟我妈讲这个情况时,都掉眼泪了。案子16年就结了,我爸几乎每个星期三都过去,就没告诉我爸,再过一段时间案子就当自动放弃撤案了,我估计我爸当时朝法官发了火。几天后收到法院寄来的信,说可以申请恢复执行,我爸申请了,好像有希望了,最终还是失望。
     2020年国庆讨后,又吵起来,躺在我爸三轮车前不让我爸走,要我爸承认土地是他的,我爸说土地证写谁的名字就是谁的,最后打110才得以脱身。我爸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土地就是农村人的命,他是拿社保的,我爸被刘兴海法官一次次欺骗,后家人得寸进尺,我爸生病住院期间,都没停止土的扩张,自己合法权益没得到保护。最后含冤离世。
    法院应该是正义的化身,为人民正当利益而护法,而不是维护某些人的非法利益。双方都是老人,我无法理解这个简单维权案子竞然执行难,难点在哪儿呢?守法者就应当屈辱的生活。海安法院执行局,你为何保护违法者,气死守法者。
front2_0_FjhOghlN20lknpclS3rnsbX7EvvF.1617806059.jpg
front2_0_Fr66ABAQLaTLp8oN9GUR4YCtzsfL.1617806059.jpg
front2_0_FrLQWrrEcCccW4WJU5FJGTC21Tt2.1617806059.jpg
front2_0_FtIqC2WUdBPfUObMpaGhVLbDQl2w.1617806059.jpg
front2_0_FvE6W3Yavk9sRjqO5wWGH4bh7B6x.1617806059.jpg
front2_0_Fj7X7kzc2c_C7BU-Q8WNlLWLj_2X.1617806059.jpg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打赏鼓励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