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路的见证 

  • 发布时间:2016-01-15 17:26 | 作者:yc | 来源:互联网 | 浏览:1200 次
  • 路的见证 

    这些年来,自个忙因为事情和日子,我不知道穿越了若干次这条沙漠公路,一次次看着筑路人应用滴灌技能在公路两头一棵一棵栽培了耐碱耐旱的红柳等植被,一家家饭铺、旅馆、商铺,网吧等在沿途塔河和塔中等地纷纷落户,沙漠公路活起来了,客流也垂垂增添了

    又一次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大年夜巴在这沙漠中仅有的公路上奔腾我没有睡意,一贯凝视着车窗外疾速划过的景致

    靠近黄昏,我坐在车窗的左面,看不到夕照,但她的余晖洒在整个绵绵滑润温顺得似乎女性胴体的沙丘上,静寂温馨,让人遥想近处,公路两头用红柳、沙枣营建的几条沙漠中唯有的绿色林带,阅历了沙漠中一天高温的烘烤暴晒,还在坚强的向路人展现它的坚持往前看,就只有这条公路,这条油光发亮的沙漠公路,它像一条银河,一贯延伸到沙漠六合相接确当地去了

    沙漠的天说黑就黑了,一眨眼,车窗外漆黑一片,啥也看不到了坐在我周围的一位维吾尔族大年夜爷,在铺上坐着,两鸿发国际娱乐眼还盯着车窗外我不由得问“阿达西(兄弟),外貌天都黑了,你还不安歇,看啥呢?”

    “曼(我)嘛,想不通?”维吾尔族大年夜爷一边摇头一边说

    我不知道他在说啥,就接着问:“啥想不通,阿达西?”

    “曼嘛,儿子上班库尔勒,他老婆娶啦,小巴郎子生啦,儿子叫我去看小巴郎子这几年我没有去库尔勒了如今这个路嘛,亚克西(好),路两头的树嘛,亚克西,那个共产党嘛,亚克西”维吾尔族大年夜爷一壁竖起了大年夜拇指,一壁持续说,“曼嘛,年青的时分当过兵,那时分去库尔勒,一个星期的时候要呢,那个路没有,轿车开着开着,就进沙子里去啦……”

    虽然大年夜爷表达的不是很理解,但我理解大年夜爷说的意思了是啊,塔克拉玛干,维吾尔族语等于“走进去出不来”的意思,国际探险家称“死之海”,但筑路人征服了它,这条长五百多公里的沙漠公路穿越了死之海要是不是亲眼目睹,很难相信筑路人的这部伟大年夜的创作

    维吾尔族大年夜爷超世纪国际娱乐总算躺下安歇了我恬静地躺在铺上,任凭思绪随着车速飞向远方

    这条沙漠公路是1995年贯穿的第二年暑假我首次穿越了这条沙漠公路记着其时坐在车上,大年夜巴就和今日相同在这条新修的公路上奔腾整个路面簇新清洁划一,分外让我难忘的是护路的固沙技能筑路人在路两头用干芦苇在沙子中做成很多的芦苇格子,在芦苇格子与广袤的沙漠之间又用尼龙网和芦苇修了一道防沙栅门在车里远眺望去,芦苇方格和栅门随沙丘曲折连绵,如同一条千里锁链紧紧缚住了黄色巨龙,令其动弹不得,其雄伟壮不雅的气势扣民心弦,也为塔克拉玛干大年夜沙漠增加了一道合营的景致线它就像一个婴儿的出生,阅历了十月怀胎,难产,总算来到人凡间,垂垂发展、饱满起来看着来来每每的车流在这条公路上日复一日的驶着,谁敢说路没有生命,没有哀乐?原先它和人相同载着它的过客和故事,来来每每地度着逐步活动的年年月月(图像来自收集)

    路的见证 

    【责任编辑:墨 乔】

  • 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